物理学家李淼带小朋友解密外星世界他感叹“科

  继给孩子们讲量子力学、相对论、时间简史等之后,大物理学家李淼又带着小朋友解密外星世界,带孩子展望太空、理解生命了。最近他的新书《给孩子们讲地外文明》面市。

  57岁的李淼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为“淼叔”,他说,50岁之后,他把人生重点转到教育和科普上来,而且这条路会一直走下去。

  在《给孩子讲地外文明》一书中,淼叔以生动有趣的方式回答了孩子们常常会好奇的问题,到底存不存在外星人?如果存在,他们在哪里,长什么样?淼叔从我们的猜想开始,讲述了智慧生命存在的条件与发展的历史,以及人类在探索地外文明方面的努力与进展;以坚实的科学知识,回应人类的狂野想象。

  选择“地外文明”这个话题其实并非偶然。李淼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20世纪最重要的学科是物理学,21世纪最重要的学科是生物学,因此给孩子讲生物学是最好的选择,从外星人入手则是因为这是孩子们感兴趣的。

  “地外文明话题,一直是小朋友和家长最感兴趣的话题之一。如果去调查一下孩子们最关心的科学问题,估计排在第一位的依然是恐龙,其次可能就是地外文明了。”李淼说,有那么多科幻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涉及到外星人,原因就是不仅是孩子,大人也很喜欢这类话题。他还清楚记得他儿子小时候也痴迷于外星人,《E.T.外星人》上映后,曾经看过几十遍。“我想在一系列关于物理学的少儿科普之后,就应该谈谈外星人了。另外,外星人这个话题涉及到天文学、物理学和生物学的交叉,我自己就很感兴趣。”李淼说。

  为了写这本书,李淼做了大量准备,他遍览《史前生物与失落文明》《行星与恒星》《亿万年的孤独:地外文明探寻史话》《自然传奇与远古生物》《一本书读完生物进化的历史》以及《人类的未来》等。咖啡馆里,李淼打开笔记本电脑,一边喝咖啡一边写下写作大纲,那样的时刻对他而言快乐无比。旧知新知相互交融,李淼花了3个月完成了这部作品。

  李淼在国际学术刊物上共发表了100余篇学术论文,引用总数达6000余次,他的研究涉及天体、宇宙学、黑洞、引力、弦理论、M理论等多个关乎宇宙的“终极”问题。他进入科普这个行当,是早在40岁左右。2016年2月,一个偶然机会接触到儿童科普,他的心从此和孩子们连在了一起。

  李淼回忆说,当时受邀在网上给博雅小学堂的孩子们讲量子力学,他面对的是500个7岁至11岁的孩子,如何将违背我们生活常识的量子力学传递给他们,李淼动了很多心思。他给孩子们讲了四节课,竟然还挺成功。

  《给孩子讲量子力学》《给孩子讲宇宙》《给孩子讲相对论》《给孩子讲时间简史》《〈三体〉中的物理学》,李淼关于物理学的科普读物连出5本,其中,《给孩子讲量子力学》至今销量已达20万册,《给孩子讲宇宙》也达10万册了。

  几年走过来,大物理学家李淼感叹,给孩子讲科普是最难的,而他也积累了一套“独家秘笈”。他分享道,第一招要讲故事,讲科学家的故事,讲科学发现的故事。“讲故事,孩子才会入神地去听,这些故事越曲折越离奇越好,不知不觉地,在讲故事的时候,其实就把知识点普及了。”李淼笑言,如果实在没有故事还可以编,其实大家熟知的“苹果砸牛顿”“伽利略比萨斜塔做实验”等等,这些都是后来编的,哪儿有这种事啊。 而第二招,要从身边的事物讲起,比如从手机讲起,从路边的信号灯讲起,“讲波动这个概念,可以到河边扔小石子看看。”

  李淼用他的科普实践给出了响亮回答,这两种方式结合得好,就没有人觉得科学高深枯燥。“我们讲科普,不是要求所有孩子成为专家,是为了给他们的知识库做些准备,调动他们的好奇心。”

  大科学家李淼还是一位文艺青年,他小时候迷李白,高中爱李贺、李商隐,再大些又喜欢上了现代诗歌,这些爱好还化作了诗作无数。更重要的是,多年和诗歌相伴,让他的诗性语言令高深科学显得更动人更美好。

  孩子们对李淼的热爱,对这位大科学家而言简直开心死了。他听说有孩子抱怨,家长抢先把他的书看了一晚上,还有的孩子在学校成立李淼俱乐部,特别幸福。“科普书不如郑渊洁童话有那么多人喜欢,但孩子爱上了就会是真爱。”

  李淼从不刻意在孩子们扮演完美高大形象,他说,科学还有很多知识盲点,对于自己讲不了的,就要如实告诉孩子们:“我也不知道。”比如宇宙在大爆炸之前到底是怎么来的,已经接近物理学的终极问题了,还有物理学有很多终极问题也都没有答案。

  从知乎达人到线上课程老师,从直播平台到各种讲座互动,李淼总能结合这个时代层出不穷的新媒介和新平台,传达他想让大众了解的科普知识。他坦言,那是因为他喜欢挑战。

  李淼小时候就是个科普迷,但他所在的江苏涟水只有一家新华书店。在书店里,他最热爱的恐龙书也不过几十页,图画也是黑白线条。而《十万个为什么》最初是从同学那里借来,上中学后,才在学校图书馆看完了每一本。李淼说,当时的书讲恐龙灭亡,流行说法是说恐龙体型庞大,缺乏散热功能,必须生活在水中,但是后来水越来越少,恐龙就被饿死了。而这样不靠谱的说法当年可以说常有。

  即便是现在、李淼对科普书的现状也并不满意,他认为优秀科普书太少了,即便是引进的图书也如此,而他正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这样的现状。

  从小看科普,养鸽子,养金鱼,李淼对万事万物的好奇心,即便到今天也从未消退。“我喜欢把我学到的知识传递给别人,这是一种满足,如果传递成功了,你才真正学到这种知识,如果不能明白地讲给别人,其实你没有真正理解它。”李淼说,他不仅对少儿科普乐此不疲,这两年还对金融市场来了兴致,喜欢探究其里,有好几个朋友跟着他买基金都赚了,这对他而言,同样也是一种满足。

  李淼说,很多人说21世纪是生物学世纪,但从这20年来看,生物学还没有发达到让人类可以高枕无忧。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更加感到科技对人类的作用越来越重要,这场疫情提醒我们全民学科学十分重要。这也是他坚持科普创作更强大的动力所在。

  “下半年全球疫情应该说还没有完全平复,再讲讲细菌病毒还是有必要。”李淼说,《给孩子讲地外文明》讲了生物学以及天文学和人类相关的生物学知识,他下一本新书更多偏向医学科学、医药科学以及病毒,“这对我扩展自己的眼界也是好的机会,因为我对医学科学也了解得不多,这是一个学习机会。

上一篇:物理学科网-中学物理试卷教案课件精品备课资料
下一篇:物理学(自然科学学科)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物理学(自然科学学科)
服务热线

http://www.gunsoutatsundown.com

九鼎彩票,九鼎彩票平台,九鼎彩票官网,九鼎彩票开户,九鼎彩票注册,九鼎彩票投注,九鼎彩票登录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