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铲除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写给高校校长的一封

  物理教科书中存在较多理论上的荒谬,千百万学子深受其害,难道说不应当引起社会各界知名人士的关注吗?尤其是高等院校的校长,在享有高官厚禄的同时请尽一份自己应尽的职责和义务吧?!

  一束光粒子以每秒300000千米的速度在空间飞行,没有冲力、没有惯性如何让人理解和接受?光的粒子说出自于牛顿之口,后辈科学家非常懂得自重和自爱,只是想方设法给予修饰和美化,没有勇气铲除它。

  爱因斯坦设光子的静止质量为零,麦克斯韦让电场与磁场相互转化,岂不知零质量的光粒子等于什么都没有,电场与磁场的相互转化违背事实,虚构明显:人们生活在地球上,从来就没有发现过地球的引力会发生变化,带电球体的电力、永久磁铁的磁力也是如此,三者皆系物体的固有性能,无法脱离物体而存在,电、磁场的变化与传播从何说起呢?

  爱因斯坦苦口婆心地劝说人们去接受质量是零的光粒子,尽管零质量的物质不存在。凡是物质必有其质量,这是一条公理,也是思考问题应坚守的准则,零质量的假设跌破的是基本常识的底线。

  光子刚一脱离母体就有了一个惊人速度,速度从何而来又是一个致命的缺陷,与其绞尽脑汁去维护不如彻底放弃光的粒子说。

  又有人强调:光有光压,光压的存在不正是粒子远距离飞行的特征吗?光子的飞行,一秒钟300000千米的高速度,对应的是那么一点微弱的、很难测得到的压力。看来,即便是一根没有份量的救命稻草也不肯放弃,有了它方可化解头脑中的种种疑虑,使其达到心态上的平衡,多少人为了维护光的粒子说失去了应有的良知和尊严。

  本人一直在强调电流对磁体有力的作用并不等于电流可以产生磁场,通过产生磁场使电动机运转,这个弯拐得有些太大也太不够真实了:一根长长的载流导线,它的每一段都在产生磁场,喷射出去的磁场粒子即便可以被电动机的磁转子所吸收,但也只是非常少量的一部分,能量上的大量浪费必将导致电动机无实用价值。

  有一句话说得非常恳切,涉及到照明用电整条线路所产生出来的磁场能量岂不是白白的在流失?太可惜了!可惜的同时容易引起这样的反思:电流真的会产生磁场吗?

  在发电机组中磁体的转动方可产生电流,磁体的转动究竟产生了什么?磁体的转动对于铜线圈中的自由电子产生一个力的作用,使其加速,显然远处的自由电子受力微弱,但可以通过电子与电子间的相互推动和挤压方可把电流压力传递到远方,恰同泵对液体的输送,除此之外任何解释都无法自圆其说。

  基于维护光的粒子说,当代的物理学家们始终不肯承认这一解释的正确性,于是磁体的转动可以产生电场的论调应运而生,即金属导线中的自由电子之所以产生定向流动皆因吸收了电场能量的缘故。

  电流的形成起因于电场的传播,构思混乱违反常理,无论把电场看成是什么,导线的前半部分得到的能量多,后半部分得到的少;粗导线的吸收能力强,细导线吸收能力弱,而串连线路中的电流强度处处均衡显然不支持这一设想。换句话说,吸收所遵循的规律是与能量分布、导线粗细密切柤关,串连线路中的电流强度无法保持处处等同。既然有了吸收与产生,必将出现能量上的供给不足或剩余,要么频繁断流,要么导致能量上的大量流失,这是正常人的分析和判断,也是逻辑推理的必然结果。为了维护光的粒子说不至于把这些个简单的推理和常用的定律统统扭曲吧?写到这里必然有人在插话:为了维护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人格和尊严完全可以抛弃,几条定律的扭曲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块永久磁铁,当它处于静止状态时其内部并不存在电场粒子,为什么一转动就有大量的电场粒子喷射出来呢?这种无根无据的论点能够得到普遍认可意味着什么?是人们的分辨能力异常偏低,还是习惯于高压下的迎合与恭维?一句话,富有正义感的学者和专家太少太少了。

  磁体的转动可以产生电场,一提到这个问题,高等院校的讲师和教授个个都在躲躲闪闪,尽量避开正面交锋:光是变化的电、磁场在空间传播,电场、磁场无形中成了携带能量的粒子流,磁体一转动大量的粒子流即刻喷射出来,且以光的速度在弯弯曲曲的金属导线中飞行。他们也无法相信这一论点的正确性,但又不敢抵制和反对,盲目给学生们灌输,造成伤害难脱身的阴影很难从内心深处抹去,忧忧成疾谁之过?

  部分科学家坚持电流产生磁场其用心很明确,在为光子的静止质量是零寻找实验基础和理论上的支持。正如有人所说:“场是一种客观存在,我们没有理由不去承认它和接受它,场是一种物质符合哲学理念,场的质量是零完全可以经得起实验上的检验”。的确如此,场是一个人为的概念同样不可否认,物体与物体之间有力的作用,换个角度去考虑,即电流可以产生磁场也就成了一个多余而虚假的概念了。

  磁体的转动可以产生电场,一种新的物质凭空而生,而且具有多种独特的性能,用它来解释不同的物理现象皆可收到令人满意的效果。事实不正是这样吗?有了变化的电、磁场在空间传播,当代的物理学家们也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哪怕这个谎言很容易被戳穿。

  有人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为犹太人的弥天大谎!批判它的学者胆敢使用如此强烈和肯定的词语,不可能全是一些无知者之所作为吧:至少要指出它的错误所在,没有坚实的理论基础、没有清晰的头脑很难做到这一点。相反,在赞颂和吹捧它的人群中的的确确存在较多的愚昧者,时间会变慢、空间会弯曲,物质与能量也可以相互转化,灌输什么信什么,读好书、死读书的学者与专家谈得上思路清晰吗?事实上什么都不懂的人照样可以高呼:相对论是正确的,爱因斯坦是伟大的!假话说千遍不可能变成真理,但遇到数万人说假话纠正起来也就非常困难了。

  爱因斯坦告知人们说,当一个物体的运动速度达到光速时,那里的时间将会停止。试想:在人们生存的空间中,处处弥漫着高速飞行的光粒子,光子的运动不正是光速嘛,为什么不见时间的变慢和停止?有位朋友风趣地回答说:“现在人们还没有办法把原子钟置放在光子上;晒晒太阳能长寿,正是变慢了的时间所起到的作用”。

  爱因斯坦又一次告诉人们说:当一个物体的运动速度达到光速时该物体的质量将会变得无限大,所持的理由是无法继续提高其速度。醉翁之意不在酒,无非在为光子的静止质量可以为零的假设寻找托词而自圆其说。其实当一个物体的运动速度非常高的情况下继续给它加速的确很困难,并非质量增大的缘故。比如说一个物体的温度已经达到了几万度,继续让它升温不是没有办法而是找不到温度更高的热源。这里涉及到的是能量上的传递而不是质量上的改变。

  一条光线,无论相对于路基,还是相对于火车,它的传播速度皆为C。距离 ÷ 时间 = 光速C,距离上出现差异,借助时间变慢来调整其值不变,光速C是一常数的公设通过爱因斯坦之手贴上了真理的标签。试问:一条光线相对于另一条光线的传播速度又是多少呢?两条光线同向射出与反向射出,其结果也会一样吗?一个小学生可以回答的问题竟然让思想周密的物理学家们陷入智力上的极大困境。

  百年灌输结硕果 科奴**何其多 爱因斯坦给出了一个时间可以变慢的计算方程式,为了验证它,1971年有两位美国人做了一次原子钟的环球航行实验:将八只铯原子钟分别置放在两架飞机上,结果发现往东飞行的飞机上的四只铯原子钟的平均读数慢了59×10-9秒。于是高兴地惊呼实验数据与理论推导非常符合!他们只顾相信爱因斯坦的理论正确,一时忘记了时钟的走动与时间的流逝两者之间无因果关系。事实上时间不能让任何物体产生运动,任何物体运动的快、慢都不是时间起到的作用,这么一点基本常识都不具备的人大谈相对论的正确性,制造的是垃圾,带来的是耻辱。

  警钟长鸣:即便我不这样写大家也会这样想,结合实际情况讲道理理直气壮,善于推导也是本人的一项特长。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不铲除,批判它的人将会川流不息,一批又一批,一茬又一茬,什么时候算个完呢?耗费的人力、物力巨大,师、生之间,编辑与作者之间矛盾升级、敌对情绪加大!稍微有一点责任心和正义感的政府官员都不喜欢看到这样的局面在我们国家长期的维持而不变。

  此时的北大校长 @郝平、清华校长 @邱勇、复旦校长 @许宁生、同济校长 @陈杰、兰大校长 @严纯华、浙大校长 @吴朝晖、中山大学 @罗俊、南开大学 @曹雪涛、人民大学 @刘伟、上海大学 @金东寒、南京大学 @吕建、东北大学 @赵继、西北大学 @郭立宏、中国科技大学 @包信和、国立台湾大学 @管中闵、香港大学@张翔等,诸位应当做些什么呢?袖手旁观不是校长的风格,每个人的肩膀上毕竟有着一付不寻常的重担——振兴中华民族的科学事业。

  4,当一个物体的运动速度达到光速时该物体的质量将会变得无限大,这是一种胡说八道。一个物体比如,一个原子要想达到光速度。就必须从外部获取动量或动能,什么物质可以给这个原子那么高的动量或动能?物质世界中最高的运动速度是光子的速度。即使无数光子作用这个原子,也不可能使这个原子达到光的速度啊。如果从纯理论说可以达到,那么,这个原子的质量如何会变得无限大呢?你们说说,物体的速度与物体的质量,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是如何相互关联在一起的呢?

  设场具有能量性,非也:能量无法单独存在,任何场都不具有做功的条件和本领;设场具有物质性,非也:场物质与物体之间的关系相克而不相容。当一个物体运动的时候,其周围空间中的场物质是否也一起运动呢?一个电子的电场,一个铅球的引力场,其作用范围就是无限大,如果用粒子来描写场的结构和本质,则无限多的电场粒子伴随着一个电子的运动而运动,太不可思议了?无限多的引力场粒子伴随着一个铅球的运动而运动,离奇之感不亚于神话中的故事。换句话说,一块磁铁在运动,磁铁周围的磁场必然伴随而行,磁铁与磁场物质之间又有一种什么样的力在起作用呢?总不能再用“吸引力”作为中间的纽带吧?磁铁与磁场可以结伴同行的解释其难度之大又高出几个档次。

  不妨这样设想一下:一个小猴子蹦蹦跳跳、跑来跑去,如果说小猴周围空间中的“场”也是一种物质的话,则无限多的场物质伴随着小猴子跑来跑去、又蹦又跳,岂不成了天大的累赘?!有些专家和教授努力地在鼓吹变化的电、磁场可以在空间传播,电场、磁场究竟是什么?用什么来描写它的存在?没有人敢回答这个问题。看来,维护一个荒谬之说也的确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不装疯就得装傻。

  人人都清楚物理学是一门实验科学,一切理论用数据说话。试问:电场的传播速度是多少?又有谁进行过这方面的实际测量呢?光波、电磁波的传播速度为300000千米/秒,人们也有办法去测量。然而,带电球体的电场、永久磁铁的磁场,百尺之外的强度几乎小到零,其传播速度如何去测量?可以肯定的说古、今、中、外没有任何人进行过这方面的实际测量。但在很多专家、学者的心目中,电场、磁场、引力场的传播速度也是每秒300000千米,跟潮乱起哄,从来就不用自己的脑袋去思考。

  “场”即便有速度也不会超过该物体的运行速度,物动“场”动,物停“场”停,物体到哪里“场”就到哪里,这不正是人们所看到的事实吗?!在自然界中人们所能看到的一切都是有实体存在的物与物之间的相互作用,这个作用是超距性质的,完全可以直接进行。场是一个人为的概念,并非客观存在。可笑的是当代的物理学家们竟然用变化的电、磁场来描写光的传播?忽悠了别人也忽悠了自己。

  斐索实验证实了流水可以带动“以太”,迈克尔逊-莫雷实验却始终找不到地球相对于“以太”的运动速度来,一个符合逻辑的结论是“以太”能被一切运动的物质和物体所带动。然而,爱因斯坦非常固执地将“以太”置于绝对静止的状态而加以否定,显然不是追求真理应有的正确态度和做法。进一步设想,爱因斯坦之所以拼命否定“以太”存在,不能不承认以太概念是正统的符合逻辑的主流思潮。可是当代的物理学家们视否定“以太”为儿戏,尽管理由不充足也无法阻止他们的认可。

  其实以太概念在人们的心目中依然根深蒂固,由一颗颗彼此之间有斥力的电子密集而构成的以太物质必然具有一种非常特殊的力学性能,完全可以用来作为传播光波、电磁波的载体。爱因斯坦急于另立新说失去了应有的分辨能力,罗织了一大堆不实之词否定“以太”的存在,致使光的波动说名存实亡。再次考察电流压力的传递,不正是通过金属导线中自由电子自身的相互推动和挤压来完成的吗?类似于光子的粒子流显然无法在弯弯曲曲的金属导线中高速飞行,电场的传播在这里也就成了一件多余的摆设。

  “以太”既然是一种物质,物质的最小单元是颗粒,颗粒与颗粒相互排斥,当密度大到一定程度时必将出现一种非常特殊的力学性能。本人之所以认为“以太”是电子密集构成的物质,理由是电子恰恰具有相互排斥的性能。

  亲爱的朋友:请不要把收到我的书稿看成是一件令人为难的坏事情,其实是一种缘分,在您和贵单位的支持协助下推翻相对论,铲除人间一大荒谬于国于民皆有益。想想看,在您的一生中能碰到几位如此写书人?诊惜一下彼此间的友谊吧!本人有信心将自己的书稿打造成惊世佳作,面临的一个有利条件是:诸多大人物充当我的写作素材而毫无怨言,再一次感谢他们的无私奉献!诸位之所以不敢调转矛头给予支持?因为爱因斯坦是人类科学史上一颗明亮的巨星。面对这颗明亮的巨星,国家科研部门的领导人、多家报刊的主编失去了自我、失去了应有的判断能力,他们曾收到过我的书稿达百次以上,置之不理有了冠冕堂皇的说辞,其失职和无知又何尝不是捍卫真理的英雄壮举呢?不奇怪,维护荒谬之说必然导致良知沦丧、人性湮灭。

  遇到大块石头绕开走,遇到小块石头踏上过,向四面八方招手,向各界人士求助!为了人类的科学事业,请尽一份自己应尽的职责和义务吧。

  俞正㐅书记:在现实生活中,在一些影片里,人们常常因为意见分歧、看法不一而争吵,论战升级,恶语相加,大有不共戴天的火药味。可是,总当家的一出面,三言两语就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敌对情绪烟消云散,重归旧好,握手言欢了。其解决的方式和方法令人称奇道好,传为佳话,这就是领导者的艺术和天职。

  为了铲除人间一大荒谬,本人撰写了多篇浅显易懂且具有较强说服力的论文和书稿。可悲的是,多家报刊的主编竟然以看不懂为荣拒绝刊载这方面的文章;科技出版社的老板们也在厚着脸皮往外推,道德与良知,人格与尊严全然不顾,只要推出去就有很大功劳,可以在顶头上司那里交差了。没办法,本人的论文和书稿不得不以非法出版物面世了。非法出版物,印制容易流通难,市场销售会不会受到限制,始终是一个让人忧心的大问题。印制之前,再一次请示一下总当家的,能否搞到一个正规出版社的书号给我?作为上海市的市委书记,这点小事不会让您太为难吧,本人的论文和书稿毕竟于人类科学事业有益。

  不受欢迎的封封信函,投向四方的论文稿件,满载多年心血与汗水,力助人们认识大自然。短短的四句话拉开了该书的序幕——关于光本性的探讨。

  关于光本性的探讨,1979年曾得到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高等教育处处长帕斯曼先生的高度赞赏:请将文稿压缩后寄教科文,拟在该组织出版物“科学对社会的影响”上发表。

  后来事情有变,该文在“影响”上发表的确不太合适,出于对科学事业的关心,信誉上的考虑,“影响”编辑部于1980年发表了我的一篇措词强烈的呼吁书·求助信。于是出现了一幅这样的画面,一位中国学者站在世界最高的讲台上大声呼喊: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是荒谬的!引爆了一颗重量级的炸弹。

  1982年,在意大利热那亚召开的批判相对论的国际会议,大会的组织者给我发来了邀请函。然而,在我们国家的报刊上只字不提这件事情,封锁信息,愚弄学者,继续吹捧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闹剧愈演愈烈,暗物质、暗能量相继登台亮相。为了人类的科学事业,本人邮出去的书稿几乎能创基尼斯之最,但却无法改变某些主编的态度和做法,偏见比无知更可怕!

  “光是怎样传播的?与其说光是变化的电磁场在空间传播,不如说光是一种光现象在传播。光是光现象在传播,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意义,但却非常实际。因为光是变化的电磁场在空间传播,同样没有实际意义,反倒多了一些不真实的因素和成份。事实上,电场、磁场的存在与光波和电磁波的传播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很容易分得开来,只要是认真对待、思路清晰。”

  “近代物理学给人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所谓的实验数据只好到太空那里去寻找,而常见的自然现象却得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当代的物理学家们已经超凡脱俗,不再斤斤计较这些个枝节小事,花费精力多成不了大气候,智商高的人善于搞成本核算。委屈求全还可以吃到一口残汤剩菜,讲究实惠未必不是真君子。时间变慢了、空间弯曲了,围绕着这么一个时、空观展开了百年论战,真乃人类科学史上一大丑闻!”

  提取书稿中的两个自然段敬请俞书记一读。作为索取书号的交换条件不会让天平过份倾斜吧?本人做事讲究的是公平,是道理,无道理的事情不可能去打扰俞㐅声书记,俞书记毕竟是日理万机的大忙人。 写于2012年3月8日

  用手摇动发电机,结果产生了光和热。很明显,发电机机体内的分子、原子及其电子皆无任何损耗,那么,光的产生也就只好从手的运动去寻找根源了:大家知道用手敲打铜锣可以产生声音,用手摇动发电机可以产生光。总之,手的运动即便可以引起周围空间中的粒子作各种运动或振动,但绝对不会产生出一种新的物质粒子在空间飞行。光的产生必然是宇宙空间中另有一种物质在起作用,恰恰应了前辈科学家所说的以太概念,“以太”的提出也就有了充足的理由和依据,尽管人们还没有找到验证它的方式和方法。光的传播需要一种媒质为载体符合正常人的分析和判断,也是逻辑推理的必然结果。相反:轻飘飘的光粒子其运行速度那么高,相信它的存在即便不是科奴未必与低能无缘。

  多家主流报刊,有名气的科技出版社依然以捍卫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为荣,不利于相对论的话不说,有损相对论的事不做。尽管推翻、铲除的声音四处响起完全当成了耳旁风。即便受到强烈的谴责皱一皱眉头也就过去了,能尽一份维护相对论之责被视为终生的荣幸,尽职尽责地筑起了一道道无法逾越的高墙,至于人类的科学事业会不会受到损害显然不是他们要关心的事情了。

  两条光线同方向射出,光与光的相对速度为零,反方向射出则为2C。有人说:错了!错在什么地方?再也没有答案了,只知道与光速C是一常数的公设相抵触。用爱因斯坦的话说:一个小学生可以回答的问题竟然让思想周密的物理学家们陷入智力上的极大困境。

  时钟的走动与时间的流逝两者之间无因果关系,广大学者和专家弄不清楚这个问题:

  爱因斯坦给出了一个时间可以变慢的计算方程式,为了验证它,1971年有两位美国人做了一次原子钟的环球航行实验:将八只铯原子钟分别置放在两架飞机上,结果发现往东飞行的飞机上的四只铯原子钟的平均读数慢了0·00000059秒。于是高兴地惊呼实验数据与理论推导非常符合!他们只顾相信爱因斯坦的理论正确,一时忘记了时钟的走动与时间的流逝两者之间无因果关系。

  事实上时间不能让任何物体产生运动,任何物体运动的快、慢都不是时间起到的作用。这么一点基本常识都不具备,但维护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其热情却丝毫不减;尽管找不到变慢了的时间在哪里,人们对于时间的变慢依然纠缠不休,多少专家的宝贵时间和精力在这里埋葬。

  质 · 能转化方程式的出现再一次暴露出爱因斯坦的思路是混乱的,概念是模糊的。说他是一位革新家名符其实,说他是一位伟大的物理学家,令人啼笑皆非。

  自然界中有单独存在着的物质而无单独存在的能量,物质和能量是无法分割的,两者之间不存在相互转化的关系。

  一个小球有了运动即有了能量,其运动速度越高所具有的能量就越大,能量是运动的量度,是物体运动的表现形式。没有运动何来能量?没有小球何来运动?小球与运动是无法分割的,唯能说是无法立足的。如此浅显而易懂的道理一到了专家的头脑中,加工出来的就是另外一种产品了。如今在供奉爱因斯坦的庙堂里,一些残兵败将在那里支撑着,一问三不知非常可悲!确切地说:能量本身就是物体的运动,大到天体的运行,小到电子的原处振动。

  一种形式的能量可以转换成另一种形式的能量,用锤子敲打石块产生了火花说明动能可以转换成热能;反之,热能转换成电能或机械能早为人们所熟知。

  一种物质也可以转化成另一种物质,美味食品变为粪便,酸、碱物质成了中性的盐,氮、磷、钾通过生物工程合成了蛋白质,其例证不胜枚举。至于物质与能量间的相互转化尚无实例,只有爱因斯坦敢于如此大胆的去设想。原子能的开发和利用与爱因斯坦的远见卓识根本扯不上任何关系,即便原子弾的爆炸可以用来作为质量转化为能量的依据,那么又有谁可以把能量转化成物质呢?!

  暗物质、暗能量占百分之九十六,明物质、明能量只占百分之四,看到这样的报导很少有人提出质疑,原因是广大学者和专家们的分辨能力变得异常偏低。

  无限大的宇宙空间中很多天体的存在都没有办法去观测,又何况是暗物质?暗物质、暗能量所占比例为百分之九十六又是如何计算出来的呢?但愿科学吧吧主 @ charklucifer 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没记错的话,该吧主非常自信的在强调:暗物质、暗能量的存在与观测相符合,而你所提出的宇宙空间充满着电子物质很容易电离化,与观测不相符合。于是毫不手软的对我的帖子实施删帖、禁言,美其名曰:杜绝伪科学的泛滥!

上一篇:物理学理论的本质是什么?
下一篇:地球物理地球化学勘查研究所等两家单位被撤销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head
服务热线

http://www.gunsoutatsundown.com

九鼎彩票,九鼎彩票平台,九鼎彩票官网,九鼎彩票开户,九鼎彩票注册,九鼎彩票投注,九鼎彩票登录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