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拿下名校敲门砖?作业帮直播课初中物理有

  二十年代的清华园,学人吴岭澜文科成绩接近满分,而物理成绩却只是“不列”(不及格)。当老师建议他转专业时,他却迟迟无法做出决定,因为当时最优秀的人都在读实科。直至梅校长意味深长的谈话后,才让他终于找到了释放人生的坐标。这是当时处于时代交替洪流中知识分子所面对的迷茫。

  时过境迁,从“实科报国”到“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家长学生们钟情于理工科的目的受就业环境、专业选择等因素影响发生了巨变,但物理依旧是成千上万中学生的心头之惑。

  “如果不是物理成绩不好,很可能当时就不会学文科了。”一提到物理,已经上大二的袁冉还是心有不甘。和她一样,因为“太难了”或“学不好”等种种原因,不得不放弃学习物理的情况比比皆是。

  “物理很难,但物理却是名校和好专业的敲门砖。”作业帮直播课初中物理教研负责人江玉玉表示。事实上,这一点已经得到证明,基于物理在科学研究中的基础地位,高水平大学对物理的重视程度往往更高,也更加注重考生的物理基础。

  根据2019年高招调查报告,对“C9+1”(中国首个顶尖大学间的高校联盟+中国科学院大学)高校2020年选考科目要求进行分析发现,10所高校中,有七所高校要求必选物理的专业占比超过了50%。而如果学生选考物理,可报考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这6所“C9+1”高校的全部专业。

  对物理这门学科,有的人看不懂,有的人却能从中找到无穷乐趣。何勇在闲暇之余喜欢翻阅或研究物理相关的书籍。五年前,他的身份是北大物理学霸,如今他已经是作业帮直播课最受欢迎的初中物理老师之一,兼任班课品控负责人。

  从学生到老师,不仅是身份角色的转换,他将自己的物理学习经历与教学经验深度融合,也逐渐形成了一种专属于自己的教学风格,和对物理学科的独特认知。

  “很多同学觉得物理难,是因为没有搞懂实验的本质原理是什么。简单说,就是没有把每一个物理公式或物理规律理解透彻,在理解公式的时候首选死记硬背,做题的时候自然很难灵活应用。”

  “大多数的孩子都是从初中开始接触物理,这个阶段最重要的是物理学习兴趣的培养。”何老师介绍说,兴趣培养包含两大模块,观察生活与动手实验。

  和何勇一样的初中物理老师还有二十多名,他们大多毕业于名校,对物理有浓厚的兴趣,也在用他们的实践和教学经验探索出了一个适合全国学生的在线物理课程体系——作业帮初中“帮物理”体系。

  “男生的声带比较长和宽,类似300斤的大胖子;女生的声带比较短和窄,类似80斤的小仙女;300斤大胖子和80斤小仙女一起跳芭蕾舞,谁能跳的灵活、快?当然是比较轻的小仙女。所以越轻、短、细的发声体越灵活,发声时振动频率越快,音调就会越高……”

  在一堂作业帮物理直播课上,老师用这样的方式解读声音的音调与振动频率的关系,同学们就会秒懂。

  物理被公认为最难的学科之一,但并不意味着同学们天生就学不好。再高深的物理知识,只要能和生活巧妙地结合起来,立马就会变得很“接地气”。

  初中物理团队的老师们意识到,让同学们燃起物理学习的兴趣并不难,关键是要把物理知识与生活巧妙地串联起来。而初中是物理的入门学习阶段,基础是否扎实对以后物理的学习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趣味性”也构成了作业帮直播课“帮物理”体系的一大核心:不仅课堂内容要生动,也要贴近生活,易于理解。

  疫情期间的一堂直播课上,何勇老师在回顾物态变化知识点时提问:“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我们把酒精喷在手上消毒时,为什么感觉凉凉的?”“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冰雪消融,这是什么现象?”

  作为“帮物理”体系的构建者之一,何勇和物理组的其他老师一样,对生活有敏锐地观察,并将这种观察注入到到日常教学中,试图带领学生一起推开认识物理世界的那扇大门。

  “很多物理知识在生活中都有体现。比如雪,它是由气态直接变成固态的,这是凝华现象;北方有句俗话叫‘下雪不冷化雪冷’,是因为雪在熔化时会从周围空气中吸热,导致气温变得更低;雪后的清晨,人们往往会有一种万籁俱寂的感觉,这其实与雪疏松多孔的结构有关,在声音的传播途径中减弱噪声……与雪相关的,既包含了声学、光学和热学所有的物理知识……”何勇老师一口气可以说出很多。当学生从物理学习中找到其中的乐趣,很多学生会像他一样,自觉地在生活中融入对物理现象的思考。一个奇妙的变化是,当下雪的时候,很多学生在发朋友圈的时候,不会再干巴巴地说“下雪啦”,而是主动告诉老师,这是凝华现象。

  兴趣培养离不开观察生活,也需要动手实践,实验对于学生学物理特别关键。但在以往的传统教育中,受制于各种因素,一堂课的物理实验,并不能保证所有学生都参与其中。

  “如果不是在线上有反复操作的机会,有些复杂的实验可能到现在也没搞懂。”来自四线小镇的初二刘同学,在当地一所非重点高中,班里大多数同学和他一样,物理成绩都不理想。

  直到有一天听了一堂作业帮的物理直播课,课上老师做演示实验时,他有机会在自己的屏幕上一起动手操作,这让他深深地感觉到,亲身参与到做物理实验中,远比在课堂上看着老师操作直观的多。课后辅导老师把课上的实验链接发给他,并告诉他,做题要向实验低头。

  在很多更偏远的山区,多数情况下,学生们只能通过老师的理论讲解,对物理知识有一个大概的了解,一堂像样的物理实验课更是遥不可及。由于缺乏参与感和亲身实践,学生对知识的理解吸收程度远远不够,物理学习始终隔着一层纱。

  在线教育一直致力于解决这个痛点。作业帮直播课打造“在线虚拟实验”打破了传统线下教育的局限和地域的限制,让每一位学生都有机会在线上感受到物理实验带来的乐趣。192个可以全真模拟的线上实验,覆盖了初中物理的所有章节,手机、Ipad变成实验室,同学们在课堂上和老师一起动手操作,了解实验原理,观察和感受真实的物理现象。

  有时候,学生会用身边随时可触及到的矿泉水瓶、吸管等小物件在家做起物理实验,他们会主动要求家长把实验过程拍成小视频,发给老师,主动分享成功的喜悦感。何勇感觉到,孩子们在渐渐喜欢上这门课。

  如果你问,两个电阻并联时电路的总电阻计算公式是什么?没错,R总=R1XR2/(R1+R2)。

  但如果像这样一道道公式追问下去,在与各种考题的掰扯中,很难说学生的信心不会被消磨掉。

  “从初三开始,尤其到了中考总复习的时候,很多学生面临的问题是,他们发现物理不那么生活化了。”在接触过数以万计学生后,何勇对初中生学习物理的心理变化有着深刻的感知。

  除了让课堂变得有趣以外,学生的物理学习更面临着从兴趣到“应试”这样一个终极考验。能否让学生实现高效解题是留住兴趣的关键。

  “一场物理考试90分钟,一共35道题,如果每一道题都现场去想,时间肯定非常紧。”何勇说,“帮物理”体系的很多方法大招,就是希望学生在看到题目的时候,直接知道怎么做。

  中考物理物态变化中,有一个高频考点是“白气”现象。很多同学记不住概念,把白气当成了水蒸气或气体。“白气不是气,液化小水滴”,通过这样的口诀,辅助理解白气是一种液化现象,同学们很快解锁了白气有关的一类题型。

  有的物理公式晦涩难以记忆,老师们就以柔克刚,用“谐音梗”巧妙化解。作业帮直播课的老师们一提到并联电路的总电阻计算公式,学生们总会第一时间联想到,“鸡(积)在河(和)上飞”。

  这不是老师们与学生之间的特殊暗语,而是作业帮直播课“帮物理”体系的大招之一。何勇老师解释,上述公式,R1+R2的分母是加和,R1XR2的分子是乘积,“鸡(积)在河(和)上飞”因此得来。

  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迫不及待地跟作业帮直播课辅导老师们分享了大招应用的“战果”。有时候还激动地丢一个表情包过来。

  这个过程,就像老师们带着学生一起打怪升级,他们在解题中找到了自信,对物理学科也自然产生了一种“粘性”。

  “我们的理想状态就是让学生每30秒就能解决一道题。”江玉玉说,“帮物理”体系的大招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其较强的应用性。

  作业帮直播课初中物理组的老师们总结了初二、初三四个学期课程的所有知识点和难点,类似这样有用又高效的大招,总共有148个,覆盖了初中物理的所有考点和题型。

  这套“帮物理”体系,历经6名教研员和25位资深教学老师无数次打磨、思考、讨论才最终成型,是老师们多年教学积累的一次深度碰撞和高级筛选。

  老师们每人花两天时间,把自己讲课的大招写出来,然后大家再集体讨论。但每位老师都有自己的一套教学论和对知识的认识和理解。从一个方法的用词表述是否科学准确,到所引用的例子是不是最适合现阶段学生们吸收,都会成为大家争论的焦点。

  “在电学当中,有一种电路识别的方法,有的老师习惯叫‘电流流向法’,有的老师叫‘电流路径法’,虽然大家都知道是同一个东西,但真的左右为难。”何勇说,最终经过协商讨论,大家一致认为,流向不仅指出路径,更能明确向左还是向右,“电流流向法”这种叫法才最终确认下来。

  有时大家会争的面红耳赤,但抗衡并不是总是常态。交流和碰撞也是不断取舍的过程,通过这样的方式老师们相互帮助、查漏补缺,一个被认可的、最适合学生的大纲体系才最终敲定下来。

  “有的题学生不会做,把大招讲完之后,他们会恍然大悟,然后在评论区刷屏666。”

  孩子们的诉求很简单,能用他们易于掌握的方式把疑难困惑讲清楚了,他们就会毫无保留地去分享这种喜悦。从教数年,这样的情形对江玉玉老师已经稀松平常,但每一次还是会被学生们的认可感动。

  很多时候,学生们眼中的老师幽默风趣,无所不能。事实上,一堂别开生面的直播课背后,少不了要反复打磨,一备课往往就是一整天。

  在线教育的一切教学活动只能通过屏幕来实现,学生们的注意力、控制力有限,老师们必须通过精心的课程设计,才能让学生注意力保持高度集中。

  “在备课的时候,每个地方都要在备课中提前想清楚,比如在哪个地方做互动,哪个地方该讲大招,讲完大招之后又该在哪里讲例题……”江玉玉说,两个小时的课,细致到对每一分钟讲的内容,都有明确的规划。

  例题的选择也至关重要。这有赖于作业帮的拍搜大数据沉淀,老师们从2.5亿题库中层层筛选,剔除掉简单题,同类题取精,再把最具典型性的题整理到课堂上,带着同学们一起去练习。

  技术的有力配合和老师们的精心设置,让这样一堂课似乎已看起来完美无误。但要走到学生们面前,还需要经过最后的“彩排”环节。所有的老师们必须将备好的课,再进行全真模拟录制。通过回放发现漏洞,直到没有任何问题,才能去给学生正式上课。

  平常除了给学生上课以外,何勇和作业帮直播课初中物理组的其他老师一样,还是会像学生一样不停地刷物理题。“作为一个老师,只有自己有一桶水,才有可能给学生一碗水。”何勇把教师这份职责角色看成是一种责任。

  2013年的某一天,还在北京大学读书的何勇决定去甘肃支教。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的人生轨迹和教育行业发生交集。在那里,何勇看到学生们有像样的教室、桌子等硬件设施。但从一到六年级,包括校长在内一共只有三位老师。每个老师要教很多学科,教数学的老师还要教物理,教语文的要教英语,每个老师还要教好几个年级。

  “教师资源特别缺乏。”从甘肃支教回来,山区孩子面临的现实问题,在何勇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毕业那年,他拿到很多offer,但辗转间还是选择了继续当老师。

  “在线教育一定是未来的趋势,通过线上的技术,能够弥补很多线下教学的缺陷。”另一方面,作业帮在线直播课把更多的优质教育资源输送到全国各地,覆盖用户群体一半以上用户来自三四线城市,这与何勇的初衷偶合。

  暑假的时候,很多孩子到北京参加夏令营或旅游,他们会去作业帮总部看望各个老师,有的孩子能从人群中一眼认出何勇,并亲切地叫上一声“勇哥”或者说“勇哥,你能不能带我去趟北大”。

  许多次,带着孩子或者家长逛北大校园的时候,何勇总是会不忘和他们分享关于北大的历史、北大的人文、北大的老师。“其实带孩子们参观北大,并不意味着目标就一定是考上北大,更希望在这个过程中,拓宽孩子们的见识,让他们对这个世界有更多的认知和理解。”

  还有许多惊喜地改变在悄然发生。今年3月15日,作业帮直播课初中物理老师廉思佳收到了来自湖南瑶瑶同学的生日祝福。一年前瑶瑶是思佳老师班上的学生,中考前夕生病住院期间,一直坚持听思佳老师的课,后来考上当地重点中学以后,直到现在还和思佳老师保持联系。

  即使隔着屏幕,老师和学生依旧能建立起天然的师生情,在线教育不再是冰冷的工具,也越来越发挥了教育本身育人的初衷。“我还需要继续沉淀教学理论、教学方法,沉淀对学生的认知……”在在线教育领域深耕五年之后,何勇说自己还需要不断摸索前进,唯一不变的是加入这个行业时的初心。

上一篇:高中生注意想要学好物理可以从这几点着手!
下一篇:世界十大杰出物理学家中为什么没有尼古拉·特斯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物理学理论的本质是什么?
服务热线

http://www.gunsoutatsundown.com

九鼎彩票,九鼎彩票平台,九鼎彩票官网,九鼎彩票开户,九鼎彩票注册,九鼎彩票投注,九鼎彩票登录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